《农门空间:猎户相公野性宠》让一让吖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空间:猎户相公野性宠

小说:种田

作者:让一让吖

简介:【穿越+种田+虐渣+空间+甜宠】翟小棠亲眼撞见男友出轨上司,伤心欲绝喝下一整瓶安眠药,以为就这样了断一生,谁知道老天开了大大的玩笑,竟然让她穿越了!重活一世,别跟我提爱情,老娘只想搞钱!什么?极品爹娘?家徒四壁?长相丑陋?就在翟小棠欲哭无泪的时候,殊不知有个绝世美男每天都在偷偷爬墙偷窥……

角色:

农门空间:猎户相公野性宠

《农门空间:猎户相公野性宠》第1章 狗血穿越免费阅读

烈日骄阳,知了在树上吱吱的叫喊着,在日头的暴晒下,地上躺了一具骨瘦如柴的小女孩,周围围满了人。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是见这女娃都躺在地上一炷香的时间了,一动不动,纷纷猜测是不是死了……

震耳欲聋的叫骂声和一群人小声议论的声音在耳边环绕,翟小棠被吵得脑袋剧痛无比,她想睁开眼睛,可是阳光晒的眼睛刺痛根本睁不开,气的她大叫一声“靠!”

这时,吵闹声戛然而止,呼~终于清静了,翟小棠在心里吐槽,大早上睡个懒觉就这么难吗!

突然!翟小棠意识到不对,我不是已经死了吗?可是喝了一整瓶安眠药啊!难道药店卖的是假药?靠!要不要这么离谱!

翟小棠突然无比委屈,男友出轨也就算了,药店也欺负人……

一想到温柔体贴说永远爱我一个人的男朋友出轨了上司,她的心就揪着痛。

当她还沉浸在伤心太平洋上的时候,叫骂声又铺天盖地的卷来。

“你这个小贱蹄子还不给老娘起来,想装死博取同情想的美,真是吃里扒外的东西,跟你亲妈一个德行,我呸!再不起来看我不扒了你的衣服绑到村口的树上……”翟氏叉着腰叫骂着,凶神恶煞的模样再配上一脸肥肉,活脱脱一个女阎王。

翟小棠逼迫自己睁开眼睛,当她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当即傻眼了,这是哪里?这群人又是谁?站在她旁边叫骂的又是谁?他们怎么这身打扮?这拐里拐气的方言又是怎么回事?

不过管他是谁,敢骂我翟小棠,也不打听打听嘴炮王者的称号!

翟小棠火大蹭的一下子站起来,不顾身体疼痛,吼道:“哪里来的农村怨妇,要撒野回家撒野去!”

翟氏一下子愣在原地,没想到一向软弱可欺的人突然硬气起来了。

周围的人也愣了,都齐刷刷的看着她。

“看什么看!没看过漂亮女人啊!”听到这句话!大家都哄堂大笑!

这时,一个打扮还算体面的妇人笑道:“你是不是脑子被你娘打坏了,竟然觉得自己好看。”

翟小棠心里想着我长得虽然不是国色天香,但也样貌甜美优雅知性。

真是奇怪,大家怎么会是这个反应,于是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

可是当她摸到自己的脸时,干瘪粗糙的皮肤,又摸了摸头发,啊!稀松发黄又毛糙……接着往下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一马平川!我的胸呢!我36d的胸呢!!这像鸡爪一样的手又是谁的!?

正当翟小棠蒙圈的时候,脑子里突然一阵剧痛,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像mv一样播放开来。

这具身体的原主跟她同名同姓,十二岁的年纪,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看上去只有八九岁!

翟老汉家是这座村里最贫穷的家庭,翟老汉好吃懒做,常常打骂原配,又出轨现在的翟氏,翟小棠生母忍无可忍终于在翟小棠两岁的时候连夜跑了。

跑了就跑了,翟老汉也不在乎,于是光明正大娶了现在的翟氏。没多久就生了个儿子,翟小川。

翟老汉本就是重男轻女,生性软弱。有了儿子自然就对闺女不管不问,翟氏脾气火爆,又仗着自己肚子争气,把翟老汉治的服服帖帖。

可这就苦了翟小棠,后妈不爱,亲爹不疼,弟弟又爱挑事儿。

家里脏活累活全是她一个人干,干不完就要挨打,每天也只能一个人躲在小厨房吃剩菜剩饭,上桌吃饭那是不可能的。正屋的房门都不准踏入一步。

有一次翟小棠不信邪,偷偷溜进了正屋,这不,一下子被翟氏打死,紧接着她就穿越到这具身体里。

想到这里,翟小棠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原主可真是没出息!怎么能任人宰割,活的一点尊严没有。

不过想了想原主才十二岁,也就理解了。

翟小棠本身就是个脾气爆的,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如今想到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被活生生打死,对家徒四壁得翟家没有一丝丝的好感,甚至产生极大的厌恶。

这时,翟氏刺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贱蹄子长本事了还敢顶嘴!老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没良心的,养不熟的白眼狼,大家伙快来看看啊……我真是命苦啊!怎么养了这么个赔钱货……”说到激动之时,翟氏还用袖子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

村里的人本身就是来看热闹的,哪里会多管闲事。

邻居家的杜大娘有些不忍心,终是做了出头鸟:“小棠多好的孩子啊,是你们一家容不下她,这孩子吃不好穿不暖,瘦的都脱相了!三天两头打孩子,我在屋里头常常都能听见孩子的哭声!你们不要呀干脆给我,反正也是多一双筷子的事儿。”

翟小棠感激的看了一眼杜大娘,她又回头看了看翟老汉,满是褶子的脸布满冷漠,任由翟氏叫骂她。

呵呵,真是老太太钻老头被窝,给爷整笑了。生父还不如一个外人心疼原主。

翟氏听到杜大娘的话,顿时贼眉鼠眼,一脸奸人模样说道:“好啊好啊,反正这个赔钱货以后也要嫁出去,留不住,干脆就卖给你,不多不多,五两银子就行!”

“五两银子!这杜大娘得做多少手工编织啊!”

“是啊是啊!我家老汉在码头搬货,一年才赚三两银子,除去大家伙日常开销,每年都攒不下一分钱,这五两银子怎么能开的出口啊!”

“我看这翟氏就是看杜大娘是个寡妇,成心欺负人呢!”

“呵呵,这翟老汉一家真是好吃懒做不说,还天天做大梦,一个丫头哪能值这么多?想靠着卖女儿发财,真是恶心至极。以后我得告诉我家大娃,离翟家那个小儿子远点,一家人都不是个东西,可不要把我娃带坏了!”

村里人的争议声此起彼伏,翟老汉脸黑的跟碳一样,终是忍不住说了话:“你个狗娘们光知道打嘴炮给老子丢人。”

说着就要把翟氏拉进屋,翟氏哪里肯,还想着春秋大梦呢!

但是扭头看到翟老汉的脸像茅房里的石头一样又黑又臭,当即闭紧嘴巴跟着翟老汉进了屋。

刚进屋,下一秒屋里就发出了翟氏的尖叫声和求饶声。

                           

原创文章,作者:让一让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jyhjc.com/read/71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