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美人,九千岁的心尖宠》汤婆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疯批美人,九千岁的心尖宠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汤婆婆

简介:季瑜重生成了不受宠的痴傻小表妹?还被送给第一权臣九千岁做玩物?机会来了!狗男女!你不是爱极了权势吗?看我攀上最有权势的人后如何用权势打烂你的脸!你不是为了我的身家不惜下嫁渣男吗?我就让你下嫁渣男后不仅身败名裂还一个铜板都拿不到!虞伶音:督公!这是我曾许给你的千万身家!兰尚染挑着她的小下巴:小东西挺能耐!“督公!说话就说话!能不能不靠这么近?”“你真当本督是为了你那几个银子?”不然呢?”“你说呢!”

角色:

疯批美人,九千岁的心尖宠

《疯批美人,九千岁的心尖宠》第1章 沉塘免费阅读

季瑜死了。死得极不体面,沉塘。

她本是晋州富商的独女,虽说父母早亡,但她在经商方面极有天赋年纪轻轻便挣下了千万身家,却不想正是这千万身家给她招来了杀身之祸。

杀她的正是与她成亲六载的丈夫林文轩,他们本是指腹为婚,后来林家败落,她也从未嫌弃过他身无长物,携了千万家产嫁给了他。

他要修建林氏宗祠,她出银子;他妹妹被山贼掳走,她自己带着银子去将人赎回来;他的族人懒惰贪婪,她出银子养活着他们。

他得了时疫,所有人都怕被传染无人照顾,是她不顾自己怀有身孕衣不解带的照顾他,最后失了孩儿,那时他对着天地发誓无论发生何事都不会负她。

不过才过了短短半年,或许是那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春风得意使得这个当初赌咒发誓绝不负她的男人露出了他贪婪自私的本性。

为了霸占她的财产,为了攀附权势,给她设计了一个最为不堪的死法,与人通奸,沉塘。

那一日骄阳似火,炙烤着大地,这般的酷暑却挡不住西江两岸看热闹的人山人海。

她被灌了哑药,关在坠了大石头的猪笼里,林氏族长一声令下她便被扔进了滔滔的西江水中,大水瞬间没过了她的头顶。

沉重的石头带着她的身体急剧下沉,江水倒灌进她的口鼻中,胸口仿佛要炸裂开来,失去意识前她隐约听到有人喊:“下雪了!下雪了!六月飞霜啦!”

季瑜是被晃醒的,她感觉到自己又能呼吸了,她贪婪的大口呼吸着。

过了一瞬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在水底,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一个丫头扛在肩膀上,头痛得几乎要裂开来,她发出一声闷哼。

丫头听到后赶紧低声道:“姑娘!你千万别出声!香草偷偷带你去买糖葫芦!要是被夫人发现了你就吃不到糖葫芦了!你乖啊!”

季瑜皱眉,香草?这不是她痴傻的小表妹的丫头吗?她不自觉就开口道:“你先放我下来!”刚说完她就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这不是她的声音!

且她的嗓子在沉塘前就已经被林文轩那个王八蛋给毒哑了。这软软糯糯的声音,听起来倒是像她痴傻的小表妹的。

香草已经将她放了下来,一脸紧张看着她道:“姑娘,可是头还疼?你乖!先忍一忍好不好?等我们出府了香草就给你买糖葫芦!”

季瑜看着眼前瘦的皮包骨头,脸蛋黑黢黢但一双眼睛很是机灵的丫头,这就是她小表妹的丫头香草没错!她唤自己姑娘?

季瑜伸手理了理自己头上的额发,放下时发现这也不是她的手,她的手修长白皙,柔弱无骨,而这双手关节明显,且指甲缝里有许多泥土。

这是小表妹的手,因为她的小表妹虞伶音是个痴儿,平常很爱玩泥巴,她不止一次的帮她洗过手,所以自然是认得这双手的。

香草看她发呆有些急切的出声道:“姑娘!咱们得快点走!不然夫人发现了可就完了!”

季瑜道“你为什么要这么着急的让我出府?”香草没想到自家痴傻的小姐竟能如此完整的说完一句话,还知道自己是骗她的,一瞬间就脱口而出:“姑娘!你不傻了啊?”

季瑜想起自己早年在外地做生意时听到的一桩奇事,说的是一个人被害死后魂魄不甘所以重生到了另外一个人身上为自己报了仇。

大约是上天也觉得她死得冤,所以让她重生到了小表妹虞伶音的身上吧。

她点点头,香草看着她眼中清明,不似以往混混沌沌,不禁喜极而泣。复尔又想到什么似的道:“姑娘!快!咱们快走!夫人今晚要将你送给九千岁!”

虞伶音听到香草说的夫人,她的眼中的仇恨一闪而逝,那日她在宴会上正是喝了这位她现在名义上的母亲梁氏递给她的茶后才人事不知的。

再醒来时她正和一个陌生男子衣衫不整的躺在一处,林文轩的母亲带着许多宾客破门而入,从此她成为了人人口中那不守妇道之人。

如今想来梁氏当时以姨母的身份来林府,其实就是为了将那杯有问题的茶水递给自己,林文轩中了状元后攀上的定国公府嫡女梁舒婉正是这梁氏的娘家侄女儿。

可笑自己当时还觉得这位虞夫人仁善至极,就连小妾的娘家人也善待至此,原来不过都是另有所图。

虞伶音皱眉对香草道:“将我送给九千岁?什么意思?你将你知道的都说与我听。”

“今日奴婢去端饭的时候听到膳房的李婆子说九千岁已经备好了大礼准备明日就要上门给大小姐提亲,原本奴婢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下午夫人身边的菊香突然带着人来了咱们的伶音阁把您给敲晕了,还让奴婢给您把这身衣裳换上,说是晚上就要将您送到九千岁的画舫上,奴婢假意顺从她们给您换了衣裳,等她们不注意才偷偷将您带了出来。”

虞伶音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红色纱衣薄如蝉翼,根本就遮不住什么,小衣若隐若现,引人遐想,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家姑娘穿的。

虞伶音想起最近京城传的沸沸扬扬的一则传言就是权倾朝野的厂卫提督九千岁兰尚染看上了大历第一美人,国子监祭酒虞大人府上的千金虞清秋,扬言要择日向虞大人提亲。

九千岁兰尚染虽然是个宦官但却是出了名的爱美人,许多官员为了巴结他给他送了不少美人,但这些美人基本都在提督府活不过一夜。

有传言说是兰尚染喜好施虐,将这些美人生生折磨致死的,也有说兰尚染喜好美人灯笼,这些美人被送进去之后都被他将皮给剥了下来风干制成了美人灯笼,所以总之被兰尚染盯上不是什么好事。

虞伶音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按照她现在的情况,作为一个闺阁女子,她只能日日被困在后院这方天地中。

作为一个庶女上面还有一个心思歹毒的主母,若是想要报仇只怕是难比登天,她想起为了林文轩的仕途曾想尽办法打听到的这位九千岁的事情,

她在心里隐隐觉得这位九千岁虽然别人都避之唯恐不及,但于自己而言,说不定是一个机会。虞伶音上辈子身为一个十分成功的商人,其实她的骨子里是有赌性的,且以她目前的情况也只能奋力一搏了。

香草看她还在发愣以为她是担心被发现,着急的道:“姑娘!快走吧!奴婢每次偷偷出去给您买吃的都是爬的那个狗洞!不会被发现的!”

                           

原创文章,作者:汤婆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bjyhjc.com/read/7174.html